爱未央

- 编辑:admin -

爱未央

冯老爷子躺倒得有些奇怪,白天好好的人,晚饭时,还就着豆腐乳喝了浅浅两小碗玉米粥。这是冯老爷子的偏好,跟着儿子宇强进城多年,宇强家大业大,香的辣的供应着他,品不尽,他独独喜欢喝玉米粥。喝完玉米粥,冯老爷子窝到客厅的沙发上听越剧,每晚他都要听一会儿越剧才能入睡。老伴去世好几年了,他一个人,有些形只影单的。宇强倒是孝顺得很,舍得在他身上花钱,专门请了保姆伺候他。还花掉几十万,给他和老伴买了块豪华墓地。墓地漂亮得能住活人,傍山依水的,山绿水秀。老伴先去住下了。清明时,宇强用车载着他,绕了大半个城,到达老伴那儿。他有些忧伤地说,离得太远了。宇强笑着说,不远的,有车子嘛。又跟他开玩笑,以后等你儿子买了飞机开,会更快的。他不再说话,眼睛越过墓地,望向远方,远方山重水复。客厅里,胭脂在咿咿呀呀地唱:星转斗移过二更,扶病带羞伴孤灯,春兰嫂约定今晚鄂郎来,真叫我又惊又喜乱了方寸……虚掩柴门将他,风摇树影不见人。孙子安浩过来看他,看到老爷子躺着的姿势很怪异,一只手向前半举着,眼睛大睁,一动不动。安浩叫,爷爷。他没反应。安浩急了,去摇他,他喉咙里咕噜了一声,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。他中风了。中风后的冯老爷子,整天躺着不说话,眉头紧锁,仿佛有无限心事。宇强请了医生来看,医生摇摇头说,老人家年纪大了。宇强说,哪里大,老爷子才78,我有钱让他长命百岁。医生笑了,医生给冯老爷子开了最贵的药,医生说,让他开心些,这才是战胜疾病最好的良药。宇强就想不明白了,老爷子还有什么不称心的?吃什么穿什么,应有尽有。他还特地请了有经验的护理来照顾他,把他服侍得比当皇帝还舒服。转眼一个月过去。这天,冯老爷子奇迹般半坐了起来,他情绪很好地要求喝一碗玉米粥,并且示意给他放上一段越剧《胭脂》。在胭脂缠缠绵绵的唱腔里,冯老爷子把一碗玉米粥喝得精光。宇强高兴坏了,宇强说,老爷子,你想吃啥,尽管吩咐,你就是想吃龙王肉,我也想办法给你弄来。冯老爷子说,我想去一下十八坡。宇强愣住了,他完全没想到,事隔这么多年,老爷子还记着十八坡。宇强敷衍说,等你病好了,我陪你去。冯老爷子固执地说,我想去一下十八坡。说完,他闭起眼睛,不再答理儿子。这是无形的较量,较量到最后的结果,宇强让步了,着了安浩陪老爷子一起去。安浩问,十八坡是什么地方?爷爷去做什么?宇强脸色有些沉,说,别问东问西的,路上照顾好你爷爷。车子出城,沿高速驶了三个小时,到达一个小镇。从小镇往乡下开,又开了近半个小时,终于,司机说,十八坡到了。安浩摇下车窗,看到的是一个小村庄。收割后的庄稼地,有些寂寥,又有些懒洋洋的。麻雀们在半空中叫得欢。不远处,有两个农妇在捆稻草,她们停下来,对着这边张望。冯老爷子本来是躺着的,这时,坚持让安浩扶他坐起来,他对着窗外看了良久,喃喃说了一句什么,再支撑不住似的,躺倒了。当天晚上,冯老爷子陷入昏迷。两天后,安静离去。冯老爷子住进了那块豪华墓地。宇强站在墓前,眼光越过墓地投向远方,远方山重水复。他问儿子安浩,老爷子在十八坡时有没有遇到什么人?安浩说,哪里会遇到什么人啊,爷爷连车都没下的。不过,安浩不解地说,爷爷说了句,小菊,我来与你告个别。小菊是谁?宇强的心,痉挛了一下。只有他知道,小菊是老爷子多年前深爱的恋人。小菊家住十八坡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